校园老师美女多


校园老师美女多,23.36. 在教育的百花园中,百花吐艳离不开园丁爱的奉献;在金秋的硕果园里,硕果累累离不开耕耘者心的浇灌。 欲进步需思退步,若着手先虑放手。校园老师美女多:“终于下班了!”秦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换回了自己的衣服。

秋天的六七点钟,外面已经有些黑。苏南市的天气就是这样,冬天和黑夜,总是来的很早。

“哎呀呀,秦朝哥哥要下班了啊?”陈鹰扬立刻黏黏地凑了上来,对秦朝说道,“来嘛,留下来陪人家值夜班嘛。”

“打住!”秦朝立刻推开了这位保安队长,“我还要回家睡觉,你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“别走嘛,人家有好东西给你看哦。”

“你怎么不找王电棍啊。”

“哎呀,你好坏,人家喜欢肌肉男啦。”

“肥嘟嘟的不是也很可爱?”

“鲍鱼吃久了也会腻吧,所以要换换口味。”

“你去死吧。”

“好绝情……”陈鹰扬眼眶红红的,直接被秦朝给无视了。他出了保安室,到车棚里找出了自己的破永久二八。这车子可是秦朝留下来的神器之一,不是上班,他才不舍得骑车子出来……主要是,公交车费太贵了。

大学生们的夜生活,八点钟才开始,因此这时候的学校里,还很安静。而学校的位置也不是太靠近市区,所以很少有车来车往的吵闹。秦朝现在体力很不错,很轻松地蹬着他的破二八,嘴里还哼着小曲。

秦朝是个很乐观的人,即使惹了所谓的陈四,他一样可以放宽自己的心态。陈四怎么了,那么大的人物,又怎么会跑来找我这个小角色的麻烦。

秦朝如此宽慰着自己。他是个很乐观的人,毕业后的失业,对他的折磨已经不小了。尤其是家里断粮,连房租都付不起的他,也没少吃房东的白眼。对此,秦朝一直不断地勉励自己,总有一天,要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,对他刮目相看。

他的方法就是,每天早上起来,对着镜子,夸自己说。秦朝,你是最棒的!或许你会说这是自恋,但在西方,这是一种不错的心理暗示法。

而且,秦朝也从来不给自己看相。因为相术有五不看,其中一条就是不给自己看。只在小时候听姥爷说过,他的面相很复杂,似乎以后会有很大的波折。在姥爷去世的时候,他给了秦朝一句话。

事在人为。

对于姥爷教给他的风水还有相术,秦朝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什么迷信。有些东西,你不懂,并不代表它不存在。

相术和风水是中国一种古文化,它们存在了几千年,自然有存在的意义。不过秦朝也不打算继承他姥爷的遗志,做个算命先生。说白了,秦朝没那条件。现在出去给人算命,你不是瞎子,人家都不信你。

秦朝一边胡思乱想着,一边蹬着车子。当他骑到一个拐角处的时候,几个躲在黑暗中的黑影忽然蹿了出来。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根铁棍,照着秦朝的后背上就狠狠地来了一下。

秦朝只感觉背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,他直接从车上摔了下来。那车子哗啦一声,摔到地上,发出一声巨响。而秦朝则是很灵活地打了个滚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接着幽暗地路灯,秦朝看到面前是五六个穿着流里流气的男子,头发染得各种颜色,手里还都拿着铁棍。

一看这架势,本来就不傻的秦朝立刻明白了过来。

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方华真够狠的,白天惹了他,晚上就来报复自己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那几个人走了过来,围住了秦朝。而秦朝往后退了两步,哗啦一声,踩到了自己的自行车上。身后是一堵墙,他无处可躲。

“小子,你惹了不该惹的人,还以为自己能竖着走出去么?”为首的一个鼻子上打了鼻环的男子,眯着他那本来就小的看不见的眼睛,拍着手里的铁棍,冷笑道。

“上面发话了,要你小子的一条腿。你说吧,是要左腿,还是要右腿?”这鼻环哥冷笑着,手里的铁棍打在秦朝身旁的墙壁上,发出当当的响声。

“没有王法了吗?”秦朝心里有些害怕,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。

“王法?”这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,那鼻环哥笑的最厉害,手里的铁棍都跟着直抽搐。忽然,他收起笑容,轻蔑地看着秦朝,“告诉你,在这条街上,老子就是王法。”

说着,往前走了一步,手里的铁棍挥起来,似乎就要往秦朝的脸上打去。

那路灯打在他的脸上,映出了他的狰狞。

先下手为强!秦朝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。他下意识地,转身踢出一脚。这一脚又快又狠,直接踢在那鼻环哥的脸上,竟然把他的鼻环给踢掉了,整个鼻子哗哗淌血。

“啊!啊!”这厮叫的跟杀猪似的,捂着自己哗哗淌血的鼻子,破口大骂,“**,这小子还敢还手!给我打,两条腿都***给我打折!”

剩下的几个人立刻挥舞着铁棍,冲了过来。这些小流氓打惯了架的,和学生可不同。他们下手又狠又毒,专往秦朝脆弱的地方打去。

秦朝连忙伸出双臂,弯下腰来,护住自己的头和前胸。那铁棍带着呼呼地风声,不断地落在他的身上,还伴随着这些流氓混混的叫骂声。

噗噗……这是铁棍抽在秦朝背上和胳膊上的肉声,火辣辣的疼,让秦朝的意识特别的清醒。

“给我打,妈的,疼死老子了!”那鼻环哥(或许现在该叫鼻血哥)拎着铁棍,走了过来,一起加入了抽打的队伍。

而有个混混的铁棍,落到了秦朝的膝盖骨上。咔吧一声,似乎是骨裂的声音,秦朝只感觉膝盖一疼,接着没了直觉,一头往地上栽去。

“那只腿!那只腿也给我打折!”那鼻环哥依然叫嚷着,手里的棍子疯狂地往秦朝另一只腿上落去。

秦朝被打的怒火熊熊,他低头看到了自己身下的自行车,一把抓着,用另一只腿撑着站了起来。

这二八自行车也很沉了,还是老式的那种。但在秦朝手中,举重若轻,如若无物,被他挥舞的发出呼啸的风声,向着几个流氓砸去。

“哎呦!”几个流氓,顿时被这二八自行车给撞飞,狼狈地摔在地上。

“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……”身上火辣辣地疼痛,如同火烧一般。这无疑燃烧了秦朝的火气,他的脑海中,仿佛有一只野兽在嚎叫。

而在那鼻环哥的眼中,则看到了很恐怖的一幕。只见那刚刚还被他们打的半死的保安,忽然发出两声沉重地喘息。接着,他那条断腿好像没事了似的,撑在地上。而他的两条手臂,忽然变粗变长,撕破了他的袖口,变成了两条带着黑鳞的爪子。

接着,那保安抬起头来。他的眼中,忽然燃烧起两道绿色的火焰。

“鬼,鬼啊……”鼻环哥心脏如同被锤子给敲击了一下,跳的又疼又重。他下意识地扔出了手中地铁棍,而秦朝一挥那黑鳞包裹地爪子,顿时就把那硬币粗的铁棍给抓在手中,然后给折成两段。

“鬼啊……”这下那些混混们都被吓疯了,在这幽幽的路灯之下,眼睛里烧着绿火的秦朝,比地狱的厉鬼还要吓人。他们铁棍什么的都丢到一边,撒丫子跑掉。这时候,就恨自己的爸妈少生了两条腿。

“吼……”秦朝并没有去追,他忽然抬起头来,对着头顶的路灯吼了一声。这声音如同引爆了一团4炸药,震得跑到很远的那些混混,耳膜破碎,流出血来。而那鼻环哥最严重,耳朵里一阵嗡鸣之声,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其他的混混只顾捂着耳朵逃命,哪还顾得上管他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那路灯顿时也碎裂开来,哗啦啦地往地面上落去。

喊完这一嗓子之后,秦朝的手臂又缓缓恢复成原样,他眼中的绿色火焰也随即散去。

放了个炸雷的秦朝,却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。他只发觉自己身上不疼了,断腿也好了。而四下望去,那些刚才群殴他的流氓,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地上只留下他那破二八,滴溜溜地转着后胎。

“见了鬼了……”秦朝嘀咕了一声,害怕那些不知道为什么消失的混混们再出来,连忙扶起他的破二八,蹬上就往家一阵猛骑。很快的,他就消失在这条黑乎乎的街道之上。

而当他消失之后,一个身材火辣,穿着皮衣皮裤的美女,忽然从黑暗中现身,出现在这里。

“真不错……魔性开始觉醒了呢……”她踩着一双真皮的红靴子,咯噔咯噔地,走到了那躺在角落里的鼻环哥身边,“这人好像死了呢……有点麻烦了,不过作为我的客户,我就帮你抹掉这个麻烦吧……”

说完,这美女一伸手,在虚空里这么抹了一下。而刚刚躺在那里的鼻环哥,连同地上的血迹,奇迹般地消失不见,仿佛从没出现过一般。

“秦朝,等着我哦……等我处理好地狱里的那些贱人,我就引到你进入修真之境……所以,在此之前,好好保护自己哦……”

说完,她又消失在黑暗之中,而那本来被声波击碎的路灯,闪了两下,又重新亮了起来……


并不知道是罗茜给他擦了屁股的秦朝,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梦。梦里,他被人打了一顿,还稀里糊涂变成了一个怪物。

秦朝坐在床上,看着自己白净的胳膊,想起昨晚那个梦,忍不住就觉得有些好笑。最近肯定是压力太大了,他似乎还梦见自己看到了一个很漂亮,很诱人的美女恶魔,把自己给强吻了……

想到这一点,秦朝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虽说是个梦吧,但那柔软的感觉仿佛还在嘴边游荡。

“啊啊啊!”秦朝忍不住对着窗外大喊了一声,“老天啊,赐我一个漂亮妞吧,别让我在做春梦啦!”

“要死啊!”

“大清早的叫什么叫啊!”

这一嗓子喊完,这墙壁顿时传来咚咚地响声,伴随着一阵破口大骂。秦朝顿时闭上嘴巴,缩了缩脖子。这是他可爱的邻居们,左右各一个。左边的住着的是一对中年妇女,早年和丈夫离异,独自带着个乖巧的女儿。而右边则是对刚刚结婚的年轻夫妻,由于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差,导致这夫妻夜战的动静,日日吵得秦朝睡不好觉。

唉,单身的寂寞啊。刚结婚的小夫妻们,大家都知道的,这种事情很频繁。

好几次,秦朝都忍不住咒骂那丈夫精尽人亡,脱阳而死。

嫉妒归嫉妒,秦朝看了一眼自己的表,想起了一件大事。那就是……该上班了。

“我靠,我都忘了,我是上班族了!”

广元的保安七点上班,现在都已经六点半了,秦朝同志还光着屁股躺被窝呢。

“大爷的,要迟到了!”秦朝匆匆洗漱了一下,然后三拳两脚穿上衣服,拿起一包方便面一边干嚼一边火急火燎地冲出了房门。

“咦,秦朝哥哥,这么早就出去找工作啊。”一开门,顿时看到了隔壁那中年妇女家的小女儿,名叫李娜。这小妞上身穿着蓝色的校服,下身蹬着紧身的牛仔裤,裹着她诱人的***。她头上竖着大麻花辫,一副典型的邻家妹妹。虽然只有16岁,但身材发育的着实不错。嗯,秦朝又忍不住仔细地打量了一下,虽然胸小了一点,只有b,但***还是很挺翘的。估计长大以后,又是个祸国殃民的小美女。

尤其还背着一个白色的可爱的熊猫头书包,正好卡在她挺翘的***上,更显得十分诱人。

正所谓秀色可餐,就着小美女诱人的美态,秦朝把手里的方便面当成了燕窝,迅速的吞下了肚子。

小美女被秦朝那红果果的目光看的脸色绯红,有些扭捏地躲开秦朝的目光。

“哪里,我都找到工作了,在广元学院当保安。”秦朝也觉得自己这样看一个小美女是不礼貌的,连忙回答道。

“真哒?”李娜小美女甜甜地笑起来,“那恭喜秦朝哥哥啦,你可要请吃饭啊。”

“那是那是!”秦朝连连点头,“等哪天你妈妈不在家,我带你去吃肯德基哈!”

这李娜的妈妈,名叫徐梅,是个离异的单身妇女。在这北方城市里,这样的女性是最剽悍的。她对秦朝也是最看不上的,认为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臭小子,不可能有什么大出息。为此,她严格杜绝自己女儿,和这样的落魄毕业生来往。

“娜娜!”隔壁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大喊,“还不去上学,聊什么聊!”

李娜听到自己母亲的喊声,连忙很可爱地吐了吐舌头。她压低了声音,对秦朝说道。

“秦朝哥哥,我在二中上学,你顺路带我一程吧!”

“额,好么?被你老妈知道了还不打死我。”

“原来秦朝哥哥这么胆小啊……”李娜笑的很甜,这让秦朝这个大男子主义的男生,顿时有些气短。

“我有什么可怕的,你不怕我吃了你就成!走!”

说完,下楼给自己的破二八开锁。你别说,这破二八虽然有年头了,从秦朝大二的时候就开始骑。但这质量杠杠的,用了快四年了,除了刹车不灵活,其他哪个部位都灵活。

“上车!我这可是敞篷跑车!”

李娜被秦朝逗得咯咯直乐,一抬她那被牛仔裤包裹的很有型的双腿,小屁股就落到了秦朝的二八跑车上。

“臭小子,你带我闺女上哪去!”

这徐梅突然从三楼的窗台上亮出了脑袋,别说,李娜长的漂亮,她的妈妈也是算是个美人。不过,只剩下了美人的轮廓,大部分都被岁月的痕迹,给摧毁。尤其是一个女人自己带着孩子,很辛苦。

徐梅的脾气爆的很,手里抓着一根水灵灵的大黄瓜,对着秦朝就丢了下来。

“啊!”李娜吓了一跳,生怕砸到秦朝。而秦朝却啪的一声,很漂亮地伸出手来,把那黄瓜稳稳地接在手中。

“谢啦啊,徐姐!”

秦朝很不客气地咬了一口,“很水灵呢!”

“你这臭小子!你站着别走!”徐梅气的鼻子都歪了,抄起一把平底锅,就往楼下跑。

“快走快走!”李娜也吓得小脸煞白,拍着秦朝的肩膀,“再不走死定了!”

“坐稳啦!”秦朝立刻发动他的二八宝马,一溜烟蹿了出去。等徐梅到了楼下的时候,他早就骑出小区去了。

“臭小子!有种晚上别让我看到你!”徐梅气的大喊,这嗓门穿透力极强,整个小区都听到了。

“我勒个去……你老妈太吓人了……”秦朝感觉自己逃过一劫,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。

“其实妈妈他很温柔的……”这秦朝体力无限,骑车的速度也很快。李娜只好贴在秦朝的背上,双手仅仅搂在秦朝的腰间。这时候秦朝很想流泪,要是小丫头的胸再大一点就好了……

“你妈妈也叫温柔……”秦朝冷汗直流。

“她真的很温柔嘛,只是秦朝哥哥不知道。”李娜掐了秦朝的腰一把,嗔怪道。

“是是,大小姐说温柔,就温柔吧。”强权之下,弱小国家只好委曲求全。

“话说秦朝哥哥瘦了很多啊,上次坐你车的时候,你腰上还一圈肉呢。”

“咳咳……这都是往事了。”

秦朝和李娜调侃着,很快就到了李娜的学校,苏南市第二中学。这时候正是上学的时候,很多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,正在往学校里走去。这李娜是学校的小才女,直接跳过了高二,奔着高三而去,今年就要高考了。

学校里很多人都认识这小才女,因此看到她从秦朝的二八跑车上跳下来,纷纷指着,交头接耳。

“咦,那不是高三三班的才女李娜嘛!”

“没错,就是她,学校校花啊!”

“那个帅哥哥是谁啊,以前没见过。”

“没见过么?感觉好眼熟啊……”

不知道众人议论的是什么,李娜挥手向秦朝告别。

“秦朝哥哥,放学来接我呀。”

“饶了我吧,你那温柔的老妈要是看见,会用平底锅拍死我的。”秦朝表示恐惧。李娜被秦朝的样子逗得咯咯直乐。

“那好吧,但要记得请我的肯德基啊!”小美女摆摆手,告别道。

“知道啦,回见吧!”秦朝一翻身上了二八,一手把着车,一手告别,然后很快地消失在李娜的视线之中。

“秦朝哥哥……我就要上大学啦,你要等着我啊……”这李娜望着秦朝的背影,喃喃地说道。

秦朝自然不知道这位邻家妹妹的心思,他一路风驰电掣,比那路上的公交车还快,很快的就到了广元学校的大门口。

而保安主任王文坤,手里拿着他的电棍,晃晃悠悠地在这里站了半天了。

“你迟到了!”看到自行车上的秦朝,这王电棍眼睛大亮,连忙喊道。

“你看表,才6点55!”秦朝骑车的速度可是很快的,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,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,指着自己的手表道。

“哼!我的表已经7点10分了!”这王电棍亮起了自己的名牌手表,“看到了吗,你已经迟到了!”

“开玩笑!”秦朝跳了起来,“我这可是跟北京时间对的!”

“什么北京时间东京时间!”王电棍冷笑一声,“我表上是几点,就是几点!迟到,这个月奖金扣掉!”

说完,优哉游哉地回到了他的办公室里。

秦朝气的直咬牙,但也没有办法,这王电棍毕竟还是他的上司。他只能很恨地锁了车,回保安处换了工作制服。

保安室里,除了王电棍,那些保安们都在。秦朝换好了衣服,一看保安室墙上挂钟的时间正好是七点多一点,心里的怒火终于忍不住,终于破口骂了出来。

“这该死的王电棍,妈的天天挑我理!”

“哎呀,你也别往心里去了。”陈鹰扬立刻黏了过来,道,“你和这王电棍算是结仇了,他开除不了你,肯定要给你小鞋穿。”

“那也没这么整人的!”秦朝一肚子怒火,找不到地方发泄,有点抓狂的**。

“他整你,你还是忍一忍吧。”其他的保安也纷纷劝道,“他是苏董的亲戚,又是咱们保安的头,你整不过他的。”

“还是小心点吧。”陈鹰扬也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要是被开除了,人家可舍不得呢。人家还想和你一起值班呢。”

“额,那还是开除我好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
上班的同志们都知道,这个工作时间是很难熬的。秦朝也是,在陈鹰扬同志不断的纠缠下,熬到了中午快下班的时候。

“秦朝哥哥,一起吃午饭吧,人家知道个很安静的地方呢,来嘛。”说着,陈鹰扬主动靠过来,拉住了秦朝的胳膊。

“打住打住……”秦朝的头都大了,“我随便找个地方吃就得了,您老人家放过我。”

说完,挣脱陈鹰扬的胳膊,夺门而去,可谓是落荒而逃。众保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却被陈鹰扬瞪了一眼。

“笑个p!他不去,你们陪我去!”

“额……”众保安立刻崩溃。

“啊,解脱了!”从保安室逃出生天的秦朝,伸了个懒腰,很惬意地说道。

就在这时候,操场那头忽然发生一阵喧闹。秦朝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在那人来人往的操场上,忽然好像发生了瘟疫一般,所有的人都匆匆忙忙地避开,如同麦田被风吹成了两片。

“都闪开!闪开!”一个嗷嗷大喊的女声,更加吸引了秦朝的视线。只见那个分开的人群之中,忽然冲出来一个骑着轻骑摩托车,车头被扶的歪歪扭扭的小姑娘。

在她的身后,还驮着一个女生。那女生显然胆子更小,漂亮的小脸蛋都吓白了。她惊慌不定地死死按着前面女生的肩膀,嘴里跟着嗷呜乱叫。

她这一拼命按肩膀,前面的女生重心就更不稳了。她嘴里大喊着,“雯雯,你轻点,轻点!”同时,手里的车把,晃得更严重了。

这就跟开一台坦克车似的,前面的学生一个个如同受了惊的麻雀,仓皇跳开。

“怎么骑车的啊!”

“要死吧,注意点?”

“我擦,美女,你这是开火箭呢吧!”

各种骂声,不绝于耳。而骑车的胡丽丽童鞋都快哭出来了,好不容易买了辆新摩托车,兴冲冲地试骑,没想到看人家骑得那么简单,自己一尝试,却要出人命了……

更悲剧的是她的好朋友方雯,死活被损友胡丽丽拉着一起试车,估计自己今天是要命丧此处了。

而学校的自动门此时正关着,眼看两个人就要一头撞上去。这时候,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男子,如同天降,出现在她二人的身前。

“啊!快让开快让开!”这胡丽丽还是蛮善良的,生怕把这人给撞倒,连忙又尖声喊了起来。谁知道那人沉了一口气,大喝一声,闪电般地伸出手来,一把按住了摩托车的扶手。

“吱!”的一声,这车的轮胎在地上划出一道黑色的痕迹,然后稳稳地停了下来。

这胡丽丽吓得紧紧闭着眼睛,低着头,而方雯也死死地抱着她的腰。摩托车忽然停下来,让她二人同时吓了一跳,还以为真的把人撞倒了。

“我我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冤有头债有主,你要怪就怪这摩托车好了,死后可千万别找我啊……阿弥陀佛,上帝保佑,安拉万岁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谁知道耳边忽然传来笑声,两个小姑娘同时惊奇的睁开眼睛,发现秦朝一手把着摩托车,一手拍着大腿,嘎嘎直乐。

“啊,原来没撞死你啊……太好了太好了。”胡丽丽扶着自己丰满地胸口,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“怎么,你还真想撞死我啊!”秦朝瞪了她一眼,“你也真可以,前几天差点被人撞,今天就跑出来报复社会啊!”

“以后打死我也不坐你的车啦!”方雯在后面掐着胡丽丽腰上的软肉,怒道,“你这是谋财害命啊!”

“哎呦哎呦,方大小姐,我错了!”胡丽丽连忙求饶,“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哼!”方雯显然是吓得不轻,小脸没有一点血色。“道歉就可以啦,道歉要是有用,那还要警察干嘛!”

“没错没错!”秦朝连连赞同,“对于胡丽丽今天在校园里驾着敞篷跑车横冲直撞的恶劣事迹,姑且记大过一次。至于是否开除,小姑娘,就看你的表现啦!”

“好吧好吧!”胡丽丽立刻装出一副很委屈地样子,道,“你俩这么快就统一阵线啦。好吧,本小姐今天中午就请你俩吃肯德基,算是补偿好吧。”

“好,说定了。”在北方(东北)城市,吃一顿肯德基可比下小饭店贵多了。胡丽丽能这么说,看来也是打算大出血。

“很好。”方雯表示十分满意,“本女王表示十分欣慰。秦朝,你说呢?”

“既然二位美女都没意见,那就肯德基地干活!”有人请客,秦朝自然乐得省钱。而就在他要陪着俩美女去锁车的时候,王电棍这个幽魂一样的家伙,不知道忽然从哪冒了出来。

“秦朝!”王电棍站在学校的大门口,掐着腰,一副旧社会万恶大地主的样子,大声道,“你在上班时间,公然调戏学校的女生!我看这保安你是不想做了吧,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战学校的规章制度!这个工资扣五十块钱,以示警告!下次如果再犯,立刻开除!”

“谁调戏学校女生了!”秦朝瞪着眼睛,如同发怒的公牛,盯着那王电棍。王电棍被他这火冒三丈的样子吓得有些胆怯,但依然仗着自己的身份,道。

“你看看,这女生就在这!”说完,王电棍的目光转向胡丽丽,瞪圆了他的眼睛,几乎在用一种威胁地语气问道,“你说,这个家伙是不是调戏你!你要是敢说瞎话,我就取消你的学位证!”

“你凭什么取消我学位证啊!”这胡丽丽可就有些恼了,王电棍的名声一向不好,但她可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,知道这些家伙都是吃软怕硬的主,动不动就喜欢用取消学位证吓唬那些刚来的学生。但胡丽丽都是老油条了,偏偏不吃这一套。

“我考试没作弊,我也没打架斗殴,凭什么你就取消我学位证啊!”

说完,这小妞从兜里掏出手机来,咔嚓对这王电棍就拍了张照片。

“你你你,你要干什么!”王电棍一看这招没好使,这女学生还给自己照了照片,顿时吓了一跳。

“你恐吓我,我要把你曝光到网上去!”

“你这……你这……”王电棍遇到了野蛮学生,顿时有点不知道该咋办了。秦朝在旁边看的直乐,心道,恶人就需恶人磨啊!

“没调戏就没调戏吧……”这王电棍眼巴巴地看了胡丽丽手中的手机一眼,眼珠子直转溜。秦朝知道王电棍是惦记着那照片,估计他也明白现在各种门的可怕。这在闹出个广元保安门来,以后他可就出名了。

“算了。”秦朝知道如果事情闹下去的话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他拿过胡丽丽手里的手机,按了几下,道,“王主任就是跟咱们开个玩笑,照片就删了吧。”

“咳咳,没错,我只是开个玩笑,大家不要当真,呵呵……”既然秦朝给了他台阶,这王电棍就心安理得的顺路下坡。但他并没有领秦朝的情,反而觉得这是秦朝故意让他难堪。于是,他深深地看了秦朝两眼,然后转身离去。

“你真给删啦?”胡丽丽夺过自己的手机,翻开相册,赫然看到了王电棍那张肥头大耳的脸。

“开玩笑,这么好的素材,留着吧。”秦朝嘿嘿一笑,“走,你说了请吃饭的。赶紧赶紧,一会我还得上班呢。”

“那我骑车带你们去吧。”

“我们宁愿步行……”秦朝和方雯两个人很默契地,齐齐摇头。

于是这仨人立刻往附近的肯德基开路,一路上,帅哥美女的,尤其秦朝还穿着一身保安的制服,背个武装带,立刻惹来了不少目光,回头率颇高。

肯德基里人真不少,大部分都是图个能免费蹭网,又暖和的地方。这些人叫了一杯果汁,就霸占一整天的无赖食客。所以三个人等了半个多小时,肚子都咕咕叫了,才终于排到了一个位置。

秦朝这时候发现,原来小姑娘也很能吃。俩人都要了一个汉堡,然后什么墨西哥鸡肉卷,鸡翅薯条的,摆了一大桌子。

“额?这些,你们都能吃得了?”秦朝自己只要了两个汉堡,愣愣地看着满满一大桌食物。

“当然,慢慢吃嘛,当零食吃,反正下午没课。”说着,胡丽丽从自己的小包包里翻出一台笔记本,把桌子上最后一点空间都给占用了。

方雯也掏出一个很漂亮的小本本,因为桌子上唯一的空间都被胡丽丽占用了,她只能放到自己的大腿上。

“不是吧,你们。”秦朝直愣,“你俩真把这当网吧啦。”

“这环境很好啊。”胡丽丽眨眨眼睛,然后抽出一根薯条,蘸着红腻腻的番茄酱,塞进她的樱桃小嘴里。秦朝有点邪恶了,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。但看到小妞用她那一口洁白地牙齿,一点点把薯条咬碎之后,这厮就忍不住冒了一层白毛汗。他干咳了两声,然后一摆手道。

“我只喜欢这里的厕所。还有,不太喜欢肯德基,这些都是垃圾食品,吃了之后容易发胖,对身体也不好滴。”

“去死!”两个小美女齐齐白了他一眼,“吃饭的时候,别说那么恶心的事。”

“快看这个!”胡丽丽刚嚼着薯条,忽然一拍桌子,指着自己的电脑屏幕道。

“咋了!”秦朝和方雯都被吓了一跳。


“这是学校的贴吧,上面是昨天发的帖子。”

胡丽丽把电脑歪了一下,让秦朝和方雯也能看到,然后指着屏幕说道,“你看这条帖子。‘保安校园逞凶,怒打无辜学生’。”

当胡丽丽点开那帖子,秦朝立刻看到了自己大大的照片。照片上,他正抬着脚,把一个学生踢到在地。

图片下面还有一大篇慷慨激昂的文字,秦朝大概看了一下,大意如下,就是说他这个保安,如何蛮横不讲理,殴打几个无辜学生的事情。而且,下面还一大排回帖。其中骂的多,驳斥的少。

骂的是形形**,比如什么。

“现在的保安太嚣张了吧,这社会还有个干净的地方吗?”

“让脑残保安去屎!还我文明校园!”

“家长表示,对这样的校园管理,感到忧心忡忡。建议学校立刻开除这种人,否则就考虑学生的转学问题。”

“马勒戈壁的,保安都敢打学生了,这还有王法了吗?”

还有零零星星的驳斥贴。

“方华,就你那德行,还有脸发这样的帖子。”

“兰州烧饼(楼主sb),鉴定完毕。”

“方华,草你大爷,你抢人女朋友,还把刘川打的那么惨,又跑出来乱叫!”

这样的帖子,大部分都是匿名。或者,有露出名字的,也都是很有背景的学生,是方华招惹不起的。

更有些围观打酱油的,这类帖子占据最多。

“前排强势围观。”

“发帖求积分。”

“我靠!”秦朝终于忍不住,火气腾腾往外冒。他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,那些薯条什么的食物都跟跳芭蕾似的,一蹦一尺多高,又落回到桌子上。

这么大动静,整个肯德基里顿时都静下来,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这位穿着保安制服的哥们。

秦朝才不管其他人的目光,此时他是怒火中烧,“这方华也太能颠倒黑白了吧,下面还一堆应和的。哼,如果不是我,刘川估计都被他们给打残废了!”

秦朝说到这,眉头忽然一跳。他想起昨晚的事情,貌似他的确是被一群混混给围殴了。这个叫方华的学生,的确狠毒啊!

“嘘!”胡丽丽连忙捂住了秦朝的嘴巴,“大哥,你不要命啦!”

说完,她压低了声音,道,“这肯德基里这么多学生,没准哪个就是方华的人。这话要是让他听到了,你肯定又要倒霉了。”

“听到了能怎么样!”秦朝怒火一烧的时候,什么都不管不顾,只冷哼着说道,“他不就是认识几个混混嘛,让他们来,老子又不是没见识过!”

恍惚间记得昨晚那几个混混似乎是被自己打跑的,秦朝便心道,一些混混有什么好怕的,自己现在貌似很能打,再把他们打跑就是了。

想到这里,秦朝心中大定,脸上更加的不以为然,表示对方华的不屑。

“你才来学校一天,得罪了王电棍,又得罪了方华,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一旁抱着电脑的方雯,忍不住问道。

“我?”秦朝不由得一笑,“我就是个毕业找不到工作的悲剧男罢了!托苏董事长的福,来广元做了个保安。不然,我现在估计在哪要饭呢。”

“呵呵,你说话还真没正经。”两个小美女被逗得咯咯直乐。“这么说,你认识我们校长啦?难怪这么嚣张,原来是有靠山啊!”

“我哪里认识她老人家!”秦朝一摊手,“我只是很巧帮过她一次,她现在还人情罢了。”

秦朝没有再提起自己曾经英雄救美的事迹,那是第一次和苏姬见面,难忘的回忆啊……

“对了,你们那苏校长,到底是什么人那?”

“感情说了这么半天,你连校长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啊!”俩美女齐齐翻了个白眼,“在这苏南市,有不知道苏家的么!”

“苏家?”秦朝表示不了解。他不是苏南市的人,只是毕业之后,只身一人来到苏南市淘金的。

本来以为这北方的大城市,会有很多工作的机会。谁知道,工作机会不少,但要求的条件更多,一次次地把他拒之门外。

“当然,苏家的苏显秦,是咱们苏南市有名的大财团!苏妃是他的大女儿,苏家的千金小姐。”

“难怪这么年轻就这么有钱!”秦朝又耸耸肩膀,“原来是富二代!”

俩个美女又笑起来,胡丽丽这时候又说道,“苏校长其实是个不错的人,对我们学生还是不错的。对了,她还有个妹妹的,是我们的体操老师,叫做苏姬!”

“苏姬?”秦朝想起了那天喊他老公的小美女,心里顿时一热,“我还是觉得苏姬比较可爱。”

“那是,这位名誉校长和她姐姐完全是两个性格。”胡丽丽啪啪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,屏幕上,顿时亮起一个极品的笑脸。

这脸上挂着甜甜地笑容,笑中带坏,仿佛刚刚做了什么得逞的坏事。

小活脱脱和她的姐姐是从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,除了没带眼镜,气质阳光开朗之外,简直就是另一个苏妃。

而且苏妃的头发被染成了淡淡的金色,而苏姬更彻底,一头火红地长发,还被烫成了可爱的小卷,荡漾在她的耳朵两旁。

两姐妹都是淡蓝色的瞳孔,看来的确是混血儿。

“你看,这就是我们的体操老师!”胡丽丽道。

“比起苏妃校长来,我倒是觉得苏姬老师更可爱一点呢。”方雯点评道。

“是啊是啊,还喜欢和我们一起跳舞呢!苏姬校长喜欢扮成男装,贴着个小胡子,跳起爵士舞来!哇塞,当时迷倒了不少小女生呢!”

说着,这胡丽丽又翻出一张照片出来。这次,又让秦朝眼前一亮。

只见照片上是个斜带着黑色高礼帽,性感的嘴唇上贴着两道小黑胡的潇洒小。这种极品美女,扮起男装来,显得英气勃勃。

“哦?你们学校的校长和老师竟然都是美女,真有意思……”秦朝忍不住笑起来,忽然很期待这这样的美女再次见面。

“当然!”胡丽丽脸上忽然浮起一丝古怪地笑容,道,“我们学校可是很有趣的哦。你知道么,最近学校里,还闹鬼呢。”

“哦?闹鬼?”秦朝顿时来了兴趣,他最喜欢听鬼故事了。而旁边的方雯显然脸色有些不妥,她抱着胡丽丽的胳膊,小脸发白。

“当然,好多学生都知道。”胡丽丽道,“据说,在学校的男生宿舍里,有一个女鬼,经常在半夜出来活动……”

秦朝发现,在胡丽丽说的时候,方雯的脸苍白的有些吓人了。她的手捏得很紧,骨节都白了。

“别瞎说,看你给方雯吓得。”

“我才没瞎说嘞!”胡丽丽翻着白眼,道,“这事雯雯自己还见到过的,所以才这么害怕么。”

“方雯,你见到过?”秦朝顿时大奇,瞪着眼睛看着一旁的方雯。像这样柔弱的小姑娘,应该是不喜欢撒谎的吧。

“有,有一天晚上下自习……”方雯抱着胡丽丽的胳膊,强行镇定着,但脸色还是苍白,眼神中闪烁着恐慌,似乎在回忆着当天的事情,“我看到,在2号男寝一楼的一间房间中,一个白色的影子,在两张距离很远的上铺,跳来跳去……”

“没准是猫嘛。”秦朝猜测道,他虽然喜欢鬼故事,但不太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啥的。

“猫个毛毛啊!”胡丽丽立刻反驳,“那个2号楼的一楼都封闭好久了,平常都是大铁门锁着的。听说以前那里是女生寝室,后来有个女生不知道怎么,自杀了。整个楼都封闭了好久呢,直到我们那届大一,才重新开启,换了好多男生去住。但一楼却是从来不住人的,哪来的猫,还是那么大的猫!”

“哈哈哈,或许是方雯自习太累了,眼睛有些花……”秦朝又想到一个理由。

“不是的……”方雯却摇摇头,“我视力很好的,而且,不只是我,很多人都看到过……”

“我还是不能相信……”秦朝耸耸肩膀,“鬼神神马的,都是浮云嘛!”

“哼,你知道什么,等你以后自己亲眼见到了,就不会这么说啦!”胡丽丽翻着白眼,对秦朝表示着鄙视。

“切!”秦朝为了表示反击,故意恶心一下胡丽丽,“你看你蘸得番茄酱,像不像血?”

“那有什么!”胡丽丽却很剽悍地拾起一袋番茄酱,撕开在嘴边吸吮,故意弄得一嘴酱,然后道,“就算你说这是大姨妈也无所谓,老娘喜欢吃!”

“啪!”同一时间,这整层肯德基童鞋手中的番茄酱,都掉到了地上。秦朝连忙竖白旗,这胡丽丽太剽悍了,他表示不是对手啊。

“怎样,你要不要来一口?”胡丽丽说着,还把那红腻腻的番茄酱递到秦朝的嘴边,“很好吃的呦!腥腥甜甜的!”

秦朝看着那所谓腥腥甜甜的番茄酱,胃里一阵翻滚。

“失陪一下,我去趟卫生间!”他推开凳子,捂着嘴就落荒而逃。身后传来胡丽丽那没心没肺地大笑声。

“哈哈哈,和老娘斗,你还差得远那!”



相关推荐:

网站地图